Loading...

八成受访者担心偶像剧泛滥误导青少年

  八成受访者担心偶像剧泛滥误导青少年
  八成受访者担心偶像剧泛滥误导青少年
  2012年02月23日 09:08
中国青年报
  

时下,各式各样的青春偶像剧越来越多,受到青少年追捧。不过,一些人担心,其中部分劣质偶像剧可能对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产生不良影响。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和,对1210人进行的一项在线调查显示,%的受访者担心偶像剧泛滥误导青少年,仅%的人表示“不担心”。受访者中,80后占%,70后占%。%的受访者是家长;%的受访者表示自己会看偶像剧。
  

受访者对当前偶像剧的印象:泛滥、老套、粗糙、恶俗
  

谈起偶像剧,家住河南洛阳的杨女士气不打一处来。杨女士的女儿今年刚上大学一年级。只要放假在家,女儿就在电视或电脑上没日没夜地看偶像剧,经常看得“走火入魔”。
  

“偶像剧对女儿的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杨女士说,女儿现在只关心哪个明星更帅、哪个明星有什么花边新闻,对大到社会时政新闻,小到家里琐事都不感兴趣,而且和长辈没有任何共同语言。春节期间,社区里有社火表演,她想让“三天不出家门”的女儿去看看,和街坊邻居也接触接触,但女儿一口回绝:“社火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在家多看两集偶像剧。”
  

“拍偶像剧的钱拿去捐助希望小学,救助几名贫困学生多好啊,就算放在银行存起来也行,不要拍出这些劣质偶像剧毒害下一代。”杨女士说。
  

江苏太仓某中学高三学生宋君告诉记者,她身边沉迷偶像剧的同学不在少数。令他们沉迷的内容,无外乎是偶像剧里的帅哥、美女,以及发生在这些帅哥美女间的王子与公主式的爱情故事。
  

宋君说,一些人不但爱看偶像剧,还喜欢模仿,拼命让自己变成偶像剧中人物的样子。有些女同学,整天都在讨论要找一个像某部偶像剧中男明星一样帅的男朋友,要买某部偶像剧中女明星穿的衣服。而且,为了追求明星般的好身材,因过度减肥而得胃病的女同学也大有人在。
  

受访者对当期社会上流行的偶像剧印象如何?调查中,%的受访者认为“太多了,大有泛滥之势”,%的人认为“剧情大同小异,十分老套”,%的人选择“粗糙”,%的人觉得“恶俗”,%的人觉得有些“消极”。相比之下,仅有%的人认为当前的偶像剧“精致”,%的人选择“积极”。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指出,对于当前社会上流行的各种偶像剧,我们不能一棒子都打死,但不可否认的是,其中部分偶像剧传达的信息不够积极,不符合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对青少年的成长可能产生消极影响。
  

对于偶像剧对青少年的危害,知名导演、中国传媒大学摄影系主任梁明教授有着很深的体会。梁明告诉记者,他女儿今年12岁,经常看偶像剧。有一天,女儿突然告诉他,长大了不结婚,因为她从很多偶像剧里看到,结了婚的反正也会离婚,没有好结果。
  

“影视剧特别是一些以青少年为主要受众的偶像剧,只要它们播出来,就会有教化和传递价值观的功能。但现在我们只把偶像剧当娱乐工具,基本忽视了它的教化功能。这将带来许多非常严重的后果。”梁明说。
  

早恋、拜金和不切实际的幻想是偶像剧对青少年三大负面影响
  

调查中,%的受访者认为偶像剧泛滥对青少年的负面影响更大,仅%的人觉得正面影响更大,%的人选择“正负面影响相当”。
  

当前流行的部分偶像剧给青少年传递哪些不良信息?调查显示,获选率最高的前三项分别是:早恋、拜金、充满不切实际的幻想。其他还有不劳而获、无责任感、不良是非观、色情、暴力、吸烟、吸毒等。仅%的人认为“没有传递任何不良信息”。
  

等媒体曾报道指出,一家舆论调查机构2008年对英国2000名16~24岁的青少年调查发现,69%的被调查者称自己“是性狂热者”。而对这些受调查者产生最大影响的,就是英国当时热播的电视剧《皮囊》。调查中,有三分之一的人坦言,曾在聚会中模仿《皮囊》中的人物发生过性行为。
  

上海师范大学青年学院青少年工作系主任黄洪基教授指出,现在许多流行的偶像剧在人物塑造方面存在很大问题,许多人物形象塑造得不成熟、不切实际,而且在一些人物身上很难找到积极向上的闪光点。在这种偶像剧人物的影响下,部分青少年会变得容易脱离现实,喜欢做白日梦,梦想着一夜暴富或者成名,进而导致浮躁的心理在青少年中蔓延。
  

孙宏艳认为,对于青少年特别是十二三岁的青少年来说,偶像剧对他们有天然的吸引力。同时,这个年龄段青少年的判断力较弱,对许多问题的认识不够深入和客观,很容易将剧情内容和现实生活混淆。一旦剧中的明星扮演的是一味追求高消费、私生活混乱、好吃懒做的负面形象,他们就可能认为自己也应该过那样的生活。
  

为何当前青少年影视领域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梁明认为,当前之所以出现这么多劣质偶像剧,关键原因是现在的影视剧行业没有准入限制,只要有钱就行。由于没有基本的行业底线,现在许多人在拍摄影视作品时,脑子里根本没有树立正确价值观的意识,什么赚钱就拍什么。反观一些还算不错的青少年影视作品,好不容易筹到钱拍了,结果常常是因没有足够的宣传经费而在市场上受冷,很难收回成本。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愿意耐心地创作好的青少年影视作品了。
  

“正是这种一切以利益为中心的畸形市场,使得当前青少年影视领域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现象。越是迎合低级审美趣味的作品越能赚钱,越是内容积极向上的作品越没有了市常”梁明说。
  

调查中,%的受访者期待创造更多积极向上且更具观赏性的青少年影视作品,%的受访者主张监管部门严格审查。
  

受访者的其他建议还有“建立影视剧分级制”、“减少孩子学习压力,组织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父母应为孩子把好最后一关”。
  

梁明指出,要解决劣质偶像剧毒害青少年的问题,首先应规范影视剧内容;其次建立影视剧准入制,对影视剧创作人员的基本职业素养和职业道德进行规范;另外,应支持一些好的青少年影视作品,给它们搭桥铺路。
  

黄洪基认为,电视台等媒体应具有基本的社会责任感与良知,将引导青少年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作为自己的使命之一,多树立和宣传像姚明、刘翔那样的正面青年偶像。
  

“应建立青少年研究专家参与青少年影视剧作品创作、评审的长效机制。”孙宏艳指出,相对于专业的影视剧制作人员,青少年研究专家在青少年法律、利益和成长规律方面有着更为深入的了解,他们的参与能帮助专业的影视剧制作人员把握青少年影视剧的创作方向。
  

华东师范大学认知与心理科学学院教授李晓文还担心,不只影视作品,当前我国适合青少年的各种文学、戏剧、歌曲等都越来越少。“人人都说现在的小孩是宝贝,那为什么适合青少年的精神食粮却越来越少?这是整个社会都需要认真反思的问题。”

小学门口20米设19条减速带 史上最牛(图)

  小学门口20米设19条减速带 史上最牛(图)
  小学门口20米设19条减速带 史上最牛(图)
  小学门口20米设19条减速带 史上最牛
  2012年01月12日 10:40
半岛都市报 :黄英帅
  

校园门口的减速带很壮观。
  

近日,上论坛里出现了一组“史上最牛减速带”的图片,在青岛永宁路小学门口,设置了很多条减速带,一眼望去,密密麻麻。1月11日下午,记者来到该校门口,发现该校门口不足20米的距离,竟有19条减速带。
  

记者在不少和论坛都看到了这组图片,转载该图的友“九九维安平”称:“这学校的安全指数从门口便可见一斑。”这组图片配上这样有趣的说法,立即吸引了很多友转发,图片中的场景被诸多友冠以“史上最牛减速带”的称号。发帖者称,该校门口近20米长的路面上,横向并排铺设的减速带有十几条。有友调侃道:“这个减速带好像110米栏,更适合刘翔来练习跨栏!”
  

由于减速带太密集,照片的真实性引发友的质疑。为了一探究竟,1月11日下午,记者来到该校门口,发现该学校门口确实设置了密密麻麻的减速带。在不足20米的路面上,有19条。其中校门里面14条,校门外面5条。该校门口是个下坡路,地面是大理石铺的,学校大门两侧,还设有无障碍通道。
  

据了解,这所学校里有小学还有附属幼儿园,孩子的平均年龄偏小,一进学校大门,就是学生们活动的操场,旁边是教学楼,没有太多的停车泊位,校园里也只有一辆车。
  

“这些减速带是2011年11月底建成的,主要是为了防滑。”学校安保人员告诉记者,冬天经常有雨雪天气,校门口比较滑,校方就投资了近2万元铺设了减速带,“一是为了防滑,学生们放学往外跑的时候安全;二是为了让车辆减速。由于地面太滑,一两条不太起作用,就铺设了十多条。”
  

“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孩子们的安全。”该校四年级的徐老师说,校园比较小,老师们都把车停在附近小区,但仍有一些给学校送货或送饭的车出入,有了减速带就大大降低了安全隐患。“挺好的,小孩都爱跑爱打闹,地面太滑容易摔倒。”学生家长张先生说。
  

另外,记者在学校门前发现,有很多摊贩在校门口摆摊,进出学校很不方便。对此,学校的安保人员称,他们曾给110和城管打了电话,但始终没能解决。

河北任县一中学生跳楼身亡 校方称“早恋所致”

  河北任县一中学生跳楼身亡 校方称“早恋所致”
  河北任县一中学生跳楼身亡 校方称“早恋所致”
  2012年03月20日 08:58
中国新闻 :张鹏翔 李铁锤
  

中新邢台3月19日电 河北省任县警方19日通报称,该县新东方小区日前发生一起男子跳楼事件,男子当场死亡。经警方调查,此男子为任县中学初二班学生,死亡原因初步判定为自杀。任县中学校长刘国辉在接受中新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学生跳楼与早恋有关。
  

据任县警方通报,3月17日6时38分,任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新东方小区保安周某报警称,该小区10号楼下发现一具男尸,警方迅速组织警力赶赴现场进行调查。经查,死者叫刘某,系任县中学初二班学生。刘某父母均在昆明打工,与爷爷一同生活。警方通过现场勘察,调取新东方小区监控录像,并询问相关人员笔录等手段,排除该案件为刑事案件,初步认定死者为自杀。
  

据任县中学校长刘国辉介绍,经校方了解,3月16日下午3点30分,任县中学学生放假回家过周末,刘某的爷爷来校接他回家时,班主任就刘某近段时间在校的表现与其爷爷进行了沟通,并将刘某早恋及上课经常玩手机的情况,与刘某的爷爷进行了沟通。回家后刘某受到了爷爷的责问,刘某表示心情不好,不想上学了。晚饭后,刘某留下遗书离家出走,来到县城新东方小区找同学倾诉,同学对其进行了劝解。但刘某离开同学家后,在新东方小区跳楼自杀。目前,校方初步断定此学生自杀因“早恋倾向所致”。
  

事件发生后,任县县委、县政府对此事高度重视,召开专门会议,要求相关部门做好善后工作,同时要求全县教育系统引以为戒,广泛深入开展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

白色情人节学生网上晒单身室友 参与学生上千

  白色情人节学生网上晒单身室友 参与学生上千
  白色情人节学生上晒单身室友 参与学生上千
  2012年03月15日 07:26
新京报 :申志民
  

本报讯 “白色情人节,以室友的幸福为己任”,昨日是白色情人节,清华、北大等北京数十所高校里刮起一阵“帮单身室友找对象”的流行风,上千名学生在上晒出单身室友的信息,试图以这种方式帮室友找到对象。
  

昨日,在人人上,“北京高校帮室友找对象之××校”等临时主页多达几十个,清华、北京理工大学等纷纷在列。
  

多个高校主页上发布了来自清华、北大等数十所高校的男女学生征友信息,征友信息也是五花八门。有的秀貌,如“生产日期90年,舞蹈队单身美女!柔情似水!一朵鲜花!”;有的晒财,如“清华,高富帅一枚”;有的献艺,如“南方弱女子一枚,文能诗词歌赋,武能太极玄武”;有的则直接贴上单身靓照,并留下联系方式。
  

“我在人人上搭建平台本想‘解救’我的室友一人,没想到参与的人这么多”,昨日,北京理工大学大二学生薛同学称,近日,他在人人上申请搭建了一个名为“帮室友找对象之北京高校区”的公共主页。薛同学称,他的四个室友中有三个都有女友,于是,薛同学等劝说室友找女友,“室友有点羞涩,不好意思发,征得他同意后,我将信息发布在上。”
  

薛同学介绍,之所以将征友平台命名为“北京高校区”,是因为“理工大学的女生相对较少,如果有其他高校女生的参与,更有助于理工科男生找到女友。”
  

记者看到,在清华大学等数十高校主页中,每个主页均发布数百条征友信息。仅北京高校而言,征友信息累计多达上千条。
  

“十多个男生和我聊QQ,感觉有点招架不住”,昨日,中华女子学院大一女生张同学称,她宿舍一共有“八姐妹”,“由于学校阴盛阳衰,除一人有男友外,其他七朵金花都是单身。”
  

张同学称,白色情人节里,一个室友征得她的同意后,将她的征友信息发布在人人“中华女子学院”主页上,并留下QQ号码,“没想到一下子有十多个男生加我,来自清华、北京理工大等多所高校”。
  

“我喜欢成熟一点的男生”,张同学说她将从十多个男生中挑一名最中意的做男友。
  

个别学生“被征友”
  

据了解,绝大多数征友信息多为高校热心学生扮演“红娘”,为同宿舍的单身室友所发。但也有个别室友“恶作剧”,在室友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布信息,导致一些学生“被征友”。
  

对此,人人“帮室友找对象”活动是高校校友们自发在人人上申请的主页活动。针对友反映的“被征友”现象,人人在该活动的公共主页做了诸如“帮室友找对象,需经过自己室友同意”等提示,“目前尚未接到相关投诉,如果有投诉,将根据情况进行处理。”
  

白色情人节流行于日本等地,寓意期盼和幸福。白色情人节一般认为是对于情人节的延续,在这天回馈礼物能表明心意。

家长为女儿特长生之路10年投80万 担忧取消加分

  家长为女儿特长生之路10年投80万 担忧取消加分
  家长为女儿特长生之路10年投80万 担忧取消加分
  家长为女儿特长生之路10年投80万 担忧取消加分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像金帆这样的乐团被称为“特长生的摇篮”,能进去的孩子基本都是百里挑一的,乐团每年给各大高校输送大批的艺术特长生。”像金帆这样的乐团被称为“特长生的摇篮”,能进去的孩子基本都是百里挑一的,乐团每年给各大高校输送大批的艺术特长生。
  

10年来晓琳在各种艺术大赛中获得的证书、奖状和奖杯几乎摆满了整个书柜,这是全家的自豪,可是昨天,晓琳把它们全部收拾到一个大箱子里,塞到了床底下,似乎在向一段生活告别。

明年起高考将取消体育、艺术特长生加分的政策公布后,家里就像发生了一场不小的地震。相比于父母的焦虑和茫然,表现最淡定的却是晓琳,“我会继续拉琴,但是决定退出乐团,这下终于有点自己的时间了。”她把这种感觉形容为“就像搬开了压在身上的一块巨石”。

近几年,北京每年高考具备艺术特长的考生有3000多人,通过统测的体育特长生也有六七百人,上周招生政策的突变使数千家庭面临新的选择。

第一小提琴手背后的角力

“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学小提琴,随着手长大,要不断换琴,一把最少几千元,现在用的是专业的成人小提琴,3万多元。从音乐基础课到每年的考级冲刺班,到现在每周的专业课,随着程度提高也越来越贵。10年已经花费了80多万元,对于我们这个家庭负担真不轻。”晓琳的爸爸一声叹息。

“越学花钱越多,我实在不想让父母再为我花这么多钱了,压力实在太大了,怕学不好对不起他们。” 听到女儿的心声,晓琳父母的第一感受是震惊。对于很多中国父母来说,为了孩子花多少钱都不在乎,他们从没想到这会给孩子造成心理负担。如今他们最痛惜的是,一个特长花费了这么多金钱之后,却“此路不通”了。

“去年一年花了将近10万元。每周上两次课,请的是专业院校的老师,一次课45分钟,600元。”仅这一项一年就6万多元,而晓琳的爸爸认为价钱“很合算”,“这个档次的老师一般一节课都要上千元,我们是托朋友找的,是熟人的照顾价。”重金请老师上课是为了保住孩子在学校的金帆交响乐团第一小提琴手的地位,“乐团竞争很激烈,水平不行或者状态不好很快就会被别人替代。”而“金帆”的招牌多年来是争取高考艺术特长加分的敲门砖。

另外一项大额支出是暑假的出国比赛。“每年暑假乐团都要出国表演,一次十多天,将近3万元,今年是第三次了。如果不去的话,有可能因为不参加演出而被乐团劝退。”晓琳表示,绝大多数团员每次都报名积极参加。

再加上每  次上课打车、逢年过节给老师送礼物、定做演出服等费用,一年将近10万元的支出相当于这个工薪家庭年收入的一半,“我妈妈是老师,几乎就没休息过周末,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在机构兼职或者做家教,有时候生病也不能休息,我不想让她这么累。”晓琳神色黯然地说。

一年噩梦频频背后的鞭打

把所有的奖状证书收到床底下之后,晓琳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不去练琴拿奖,就可以看点喜欢的书,和朋友出去看电影,逛街。”这点小小的愿望对晓琳来说竟然一直是奢望。这些年,她几乎没有课余时间,不是在练琴,就是奔波在练琴的路上。

10年的特长之路,大人孩子都走得非常疲惫。“平时是一周训练两次,每次三四个小时,回到家经常晚上9点多了,写完作业都快11点了。孩子累得不行,但是必须咬牙坚持下去,训练缺席就意味着放弃乐团的位置。”

像金帆这样的乐团被称为“特长生的摇篮”,能进去的孩子基本都是百里挑一的,乐团每年给各大高校输送大批的艺术特长生。“假期的训练更加密集,几乎每天都要去,还有各种演出比赛。”晓琳爸爸坦言,这种投入已经远远超出了兴趣爱好的范畴,很现实的目的就是为了走特长加分这条路。

“小时候很喜欢弹琴,现在不但不喜欢,有时候特别讨厌。”晓琳告诉记者,12岁那年的痛苦记忆到现在还保留着。“当时换了一个特别严厉的老师,据说是个很难请到的名师,我指法一出错,她就拿一把尺子打我的手,一节课下来,手都肿了。”妈妈看着心疼,后来不敢看了,躲到教室外面流泪。即使孩子每次课前都哭闹着不愿意去,父母还是狠心地把她推进教室。

“因为怕疼,指法不敢出错,确实进步很快,可是那一年我经常因为恐惧上课而晚上做噩梦。”这件事晓琳没敢告诉父母,“说也没用,他们一张嘴就是升学、加分,根本不想听我的想法。”

不喜欢也要硬扛下去,在父母期待的眼神面前,晓琳选择了顺从。“本来还打算咬牙再坚持3年,没想到这么快就解脱了。”晓琳的声音中有抑制不住的欣喜。

一条“捷径”消失后的悲喜

晓琳父母的情绪和女儿正相反,他们痛惜这10年付出的时间、精力和金钱,更为孩子三年后的高考担忧。

&ldq  uo;特长这些年给孩子帮了不少忙,小升初走的是特长,中考因为是乐团首席加了5分,最大的‘优惠’本来是在高考,孩子受这么大罪就是为了最后这个目标。”晓琳爸爸坦言,他们早就为孩子设计好了一条“捷径”,目标是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

“按照往年的政策,根据孩子的特长水平,签约高校的减分幅度为20分到50分,有的重点大学只要过了一本线就收,这个诱惑真的很大。”

晓琳目前就读于一所区重点中学的高一,学习成绩在班里是中上等,“上一本应该没什么问题,有了特长这个保险锁,就可以锁定重点大学了。”失去了一把保险锁,习惯于为孩子设计人生的父母忽然有点茫然。

“他们一直不相信我的能力,我不需要保险锁,也不一定非要上名校。”这样的话,晓琳从来不敢在父母面前吐露。这些年来,虽然大部分课余时间都在练琴,但是晓琳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尤其是语文,“我喜欢写小说,最近写的一篇在朋友圈里转疯了。”小说是她在深夜偷偷写的,“感觉像做贼,父母不允许我有小提琴之外的其他爱好,说浪费时间。”

不想让十年的辛苦打水漂,父母建议晓琳继续留在乐团训练,以后考重点大学的艺术专业。然而,这次他们的新“设计”被女儿断然拒绝了。退出乐团之后,晓琳打算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读书和写作上,“我想大学选择中文或者新闻专业,学喜欢的东西,以后做喜欢的工作,成功不一定非要上名校。”而小提琴,晓琳表示“以后拉琴就是纯粹的消遣,这么一想反而不觉得厌恶了。”

一块随便搬的砖或许能真正回归

有多少孩子的特长之路像晓琳一样是出于父母的设计?在这种设计下,他们失去童年,失去爱好,失去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利。

“这几年,学校里的艺术特长生真是多了,可是进来以后真的喜欢艺术的,真的踏踏实实学艺术的比以前少了好多。”本市一家著名儿童乐团的声乐老师无奈地对记者说,“艺术现在成了一块‘砖’了,哪儿需要就往哪儿搬。这些孩子根本不是因为喜欢唱歌才唱歌,喜欢弹琴才弹琴,很多人就是为了能进大学这个门。” 她表示,大多数家长看重的是“特长&rdqu  o;在各级考试中所带来的好处。“特长不按孩子的兴趣而是按照考试市场的冷暖阴晴而变来变去,这样的特长还是真的特长吗?”她很疑惑。

这位声乐老师还推测,如果高考叫停艺术特长生,受到冲击最大的有可能是这些红火一时的学生艺术团体,政策的变化也许将波及整个艺术培训行业,很多都将面临解散的危险。“但是洗牌之后,当特长不再成为入学的敲门砖,孩子的艺术培养才有可能真正回归兴趣,成为一种素质教育。

一个特长生一年支出的账本

小提琴专业课每周2次每次600元全年约52次

暑假出国演出比赛元

每次上课打车交通费80元全年4160元

演出服2000元

请老师吃饭、送礼物3000元

共计元

国学大师、《儒藏》总编纂汤一介:一介书生 一生如是

  国学大师、《儒藏》总编纂汤一介:一介书生 一生如是
  国学大师、《儒藏》总编纂汤一介:一介书生 一生如是
  国学大师、《儒藏》总编纂汤一介:一介书生一生如是
  人民-人民日报 :赵婀娜巩育华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9岁,汤一介进入北大先修班,后又考入北大哲学系,开始更加积极地探讨人生,日益显露出哲学才华。几年前,太白文艺出版社曾出版随笔集《同行在未名湖畔的两只小鸟》,其中一半是汤一介的文章,一半是乐黛云的文章。
  

原标题:一介书生一生如是

图片从左至右依次为:2006年1月,汤一介与夫人乐黛云在家中。孙德利摄

1957年,汤用彤在给汤一介讲课。新华社记者傅军摄

汤一介在思考《儒藏》。北大供图制图:宋嵩

9月9日晚9时许,汤一介先生驾鹤西去,享年87岁。

先生于2012年被确诊为肝癌,此后病情一直相对稳定,直到前几日突然恶化。晚上9时,先生离世,走得安详。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副院长干春松说,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先生走得如此之快,这种心情,不是“悲痛”所能言表的,应该说是“茫然”,是一种失去了心灵寄托之后的茫然。

先生的离去,不仅是北京大学的损失、哲学界的损失,也是整个中国思想界与社会科学界的损失。

先生走后,与他相濡以沫一生的乐黛云先生平静地离开了医院。离开前,乐黛云说:“他很累了”。

9月10日,第三十个教师节。在燕园,让我们用一天的时间,感念先生的一生,感悟“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真谛。

7时,北大朗润园

清晨7时,未名湖畔的朗润园,静谧而幽静。

先生生前居住的13号楼门前,已有人悄悄地摆放上了鲜花。花中有哀思,有敬重。

先生的学生俞菁慧清晨6点醒来,在同门微信群里得知先生仙逝的消息。群里满是哀痛:

如果先生还在,今天该是一个多好的日子,第三十个教师节,先生膝下弟子围绕,其乐融融,我们在一起,谈文章、聚观点,那该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你在先生的视野当中,而不是视野之外。”这是弟子们的共同感受,俞菁慧说,成为先生的学生是太幸福的事。先生会关照到每一个弟子的学术、生活,会关照到每一个弟子的观点与思想。

风骨,文人的风骨;品格,知识分子的品格。两个词,坚守一生。

朗润园前,太阳已经升起。先生,学高为师,身正为范。

9时,北大哲学系

走进人文学苑2号楼,哲学系安处其中。跨过厚重的红色大门,青砖、绿树、红栏,静谧、安详。

先生的办公地点就隐于这里。

透过窗户向内张望,书架上摆满了典籍,依稀可以捕捉到先生一生前行的轨迹。

6岁时,小妹突然离世,年幼的汤一介开始思考“生从何处来&rdquo  ;“死向何处去”。之后80多年的生命中,这一问题始终盘桓在汤一介心头。想来,幼年对“生”与“死”的发问,似乎已经预示了他一生追随哲学的宿命。

19岁,汤一介进入北大先修班,后又考入北大哲学系,开始更加积极地探讨人生,日益显露出哲学才华。

此后,经历了漫长的战争与动荡年代。

1980年,汤一介终于迎来了学术研究的春天,这一年,他已53岁。他以执着、艰辛的付出和生机勃勃的创造力,让学术生命焕发光彩。

从最早开设“魏晋玄学与佛教、道教”课程,汤一介就再也没有停下脚步,先后出版了《郭象与魏晋玄学》《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释》《儒道释与内在超越问题》等多部著作;主编了《中国文化书院文库》《20世纪西方哲学东渐史》《道家文化研究丛书》等大型丛书,还创办了中国文化书院。

1983年,汤一介参加第十七届世界哲学大会,他的发言《儒家思想第三期发展可能性的探讨》语惊四座,全场掌声雷动。

汤一介没有满足于此。中国哲学的精华散见于浩如烟海的古籍,他开创性地提出,要从大量的史料里梳理、建构出一个中国哲学的体系,于是有了《儒藏》工程。

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发表《文明的冲突?》,汤一介先后发表文章《评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文明的冲突”与“文明共存”》,并带动国内一批学者围绕“文明共存”展开国际“文明对话”,力求把中国文化发扬光大。

先生主张,未来世界主流潮流应该是文明的“融合”,形成当今世界多元文化的发展,而不是“冲突”。先生提出“新轴心时代”,关注解决当今文明遇到的问题。学界高度评价:汤先生的“新轴心时代”是对人类文明的思考。

是的,先生视野开阔,站位高远。

“正如4年前,他推动建立的北京大学儒学研究院启动之初,所提出的几个研究方向,中国儒学史、三教关系史、儒学与马克思主义,都是学界最尖锐、最深入,事关思想界未来走向的大问题。”干春松说。

10时,湖北黄梅汤用彤纪念馆

如果说先生是带着遗憾走的,那么,没能参加汤用彤纪念馆的开馆仪式,应  该算其中一个。

上午10时,汤用彤纪念馆开馆仪式在湖北黄梅一中举行,“如果先生没有走,他一定会来参加的。”汤一介的学术秘书胡仲平语气中不无遗憾,“都怪我,拖沓了太久。”

汤一介先生的为人与治学,都受到父亲汤用彤先生的巨大影响。

汤用彤生前是北大著名教授、学校校务委员会主席,也是中国现代哲学家、佛教史家,久负盛名的国学大师。之所以给汤一介取名为“一介”,正是取“一介书生”之意,希望他能坚守书斋,“视读书为本分”。

先生曾回忆:对我影响最大的是“事不避难,义不逃责,素位而行,随适而安”以及“毋戚戚于功名,毋孜孜于逸乐”的祖训,从父亲的文章中,我们能看到他的为人为学,立身处事之大端,且可看出他忧国忧民之胸怀。

遵从父亲的教导,先生为学如此,为人如此,一生如是。

13时,北大《儒藏》编纂与研究中心

先生放不下的,还有进行中的《儒藏》工程。

从2004年起,北大《儒藏》编纂中心成立,繁重的《儒藏》编撰工作已走过了10个年头。

《儒藏》的编纂分两步,先选取历史上较有代表性的典籍编为“精华编”,然后再扩展为全本《儒藏》。第一部分“精华编”,将我国历史上的500余种儒学文献编为282册,同时将韩、日、越三国150余种汉文儒学文献编为57册,共计约亿字,有望于2017年编完;第二部分则要再编约5000种儒家著述的大全本。目前,这部典籍已累计出版100册,整个工程预计要花费16年完成。有人说《儒藏》的工程量之大和编纂难度,相当于第二部《四库全书》。

生前,汤一介常对身边人说,“中华文明之所以没有中断,就是因为有经典存世。编纂《儒藏》,关系到中国人的文化自强、文化自信。将中华文化发扬光大,是知识分子应有的对国家、民族的担当与职责。”

先生驾鹤西去,是否会影响到工程进行,学界一片担心。“《儒藏》‘精华编’的编纂已上了轨道,我们也会尽可能地做好后续工作,让先生放心。”北大《儒藏》编纂与研究中心副主任杨韶蓉掩住悲痛说。

但也有老师表达了忧虑:先生的学识、眼界、胸襟是无法替代的,能把国  内外30多所高校和研究机构的近300位学者集合在一起,共同完成一项如此浩大的工程,没有足够的感召力是做不到的。

16时,北大朗润园

下午的朗润园,又换了一番景致。在夕阳的映射下,充盈着恬淡与温暖。这份温情,原本属于那一对伉俪,“同行在未名湖畔的两只小鸟”。

一个是哲学泰斗,一个是比较文学的拓荒者,1952年结婚,两位先生在60多年的岁月中,共同经历了各种艰难困苦,不离不弃、相携相依。

多少回,只要汤一介先生住院,乐黛云也会“住院”,只为陪伴汤先生。多少次,黄昏时,两位老人在未名湖畔散步,汤一介会死死地揪着乐黛云的衣服,生怕患有腿疾的乐黛云跌倒。

几年前,太白文艺出版社曾出版随笔集《同行在未名湖畔的两只小鸟》,其中一半是汤一介的文章,一半是乐黛云的文章。从序中,我们能看出两位先生的相处、相爱之道:

一个为顺利开展的《儒藏》编纂工作不必要地忧心忡忡,另一个却面对屡经催稿、仍不能按期交付的《比较文学一百年》书稿而“处之泰然”。这出自他们不同的性格,但他们就这样同行了半个多世纪。

汤先生曾经为此做过一段动人的总结:用什么来描述我们几十年的生活呢?生动、充实、和谐、美满?也许都是,可也许更为恰当的应是由于我们性格上的不同而形成的“儒道互补”的格局吧。

20时,灵堂前

月朗星稀,校园内静谧和谐。

位于哲学系内的汤先生灵堂还在紧张地布置,准备迎接第二天到来的公开吊唁。这一天感受到的先生的一生,在脑海中一一掠过。

感念他的一生,为了纪念,更为了前行。

那就让我们记住吧,记住先生的这些话:

中华民族也许正处在一个伟大复兴的前夜,当一个民族处在一个伟大复兴的前夜,她必须回顾自己的历史文化,从中吸取力量,“反本开新”。

在自由中什么最重要?人的精神自由最重要。换句话说,就是思想自由最重要。因为自由是创造力,你有自由才有创造力。

中国传统哲学有三个基本命题:天人合一、知行合一、情景合一。这三个基本命题表现着中国传统哲学关于真、善、美的特殊观念,从这些特殊观念出发,形成一个不同于西方也不同于印度的理论体系,即“普遍和谐”论。

走出北大,感念先生。先生,走好。

山东临沂高校女厕所下水道内现女婴 被成功救出

  山东临沂高校女厕所下水道内现女婴 被成功救出
  山东临沂高校女厕所下水道内现女婴 被成功救出
  山东临沂高校女厕所下水道内现女婴 被成功救出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4日凌晨,在位于山东省临沂市费县的一所高校女生公寓内,有女生在厕所内听到下水道里传出女婴的哭声,经当地消防、医护人员紧急营救,这名掉进下水道的初生女婴3小时后被成功救出,目前在当地医院观察护理。14日凌晨5时21分,临沂费县消防大队费城中队接到报警,称辖区一所高校的女生公寓内,四楼厕所下水道里发现一名初生的女婴,情况十分危急。
  

据《齐鲁晚报》报道14日凌晨,在位于山东省临沂市费县的一所高校女生公寓内,有女生在厕所内听到下水道里传出女婴的哭声,经当地消防、医护人员紧急营救,这名掉进下水道的初生女婴3小时后被成功救出,目前在当地医院观察护理。

14日凌晨5时21分,临沂费县消防大队费城中队接到报警,称辖区一所高校的女生公寓内,四楼厕所下水道里发现一名初生的女婴,情况十分危急。消防人员联系当地医护人员随即赶赴现常

经勘察发现,该公寓厕所下水道的排便管道材质为生铸铁,管口直径不足20厘米,女婴被牢牢地卡在厕所的排便道内,不时发出微弱的啼哭声。目测女婴在排便口下约米,女婴头上覆盖着废弃的卫生纸,且被血水和污垢浸湿。

消防人员找来夹纸钳,身体尽力接近便池口附近,在医务人员的指导下,慢慢把废纸夹出,为女婴创造更多的呼吸空间,并准备好气瓶随时准备为女婴提供新鲜空气。救援人员有的守在四楼厕所内女婴掉进的排便口,随时观察女婴的动向,有的跑到三楼排便口下侧,利用相关破拆器材,对管道进行破拆。

消防战士先用无齿锯对管道下部清淤口进行破拆,但由于管体使用年限已久,排污口牢牢锈死,在破开清淤口后发现其直径仅有约5厘米,其余已被杂物堵死,并且管壁厚度达4厘米,破拆难度较大。

此时,女婴的啼哭声越来越急促。消防战士随即在管体的左下侧,采用边降温边破拆的方式用磨光机进行开口破拆。大约一个小时后,管壁切开矩形切口。救援人员发现管内女婴的下半身。考虑到下水口女婴头部被卡住,身体扭曲在管道拐弯处,用下拉的方式易导致女婴窒息,救援人员经商讨,决定对女婴进行托举取出。

三楼现场,有医务人员在女婴下方用棉布进行填塞,并用缠绕棉布的木棍进行托举;四楼,救援人员一边观察女婴托举情况,一边用医用钳夹住女婴的安全部位进行上拉。在两组救援人员的密切配合下,困在下水道里的女婴被一点点取出。

经过近3个小时的紧张救援,女婴最终被成功救出,随后被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经医护人员经清洗检查,该名女婴身体各项生命体征指标都较为稳定。目前,婴儿还在医院观察护理。

据了解,女婴的母亲为该校一名学生,在厕所里生产时,婴儿不慎掉进下水道里。其他具体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湖南常德警方称临澧两名坠亡中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自杀

  湖南常德警方称临澧两名坠亡中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自杀
  湖南常德警方称临澧两名坠亡中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自杀
  湖南常德警方称临澧两名坠亡中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自杀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据介绍,9月22日零时58分,临澧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临澧一中老师电话报警,称两名学生坠楼,一名学生当场死亡,另一名学生送往临澧县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常德市公安局宣传科民警吴林芳介绍,公安民警通过对事发现场仔细勘查,对学生、老师等进行调查证实:2014年下半年,游某、龙某进入临澧县一中高一年级学习。
  

原标题:湖南常德警方称临澧两名坠亡中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自杀

新华长沙9月22日电湖南省常德市公安局通报,临澧县22日凌晨发生的两名中学生从宿舍楼坠亡事故原因已经查明:两名学生系因“不堪学习压力”相约跳楼自杀。

据介绍,9月22日零时58分,临澧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临澧一中老师电话报警,称两名学生坠楼,一名学生当场死亡,另一名学生送往临澧县中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

常德市公安局宣传科民警吴林芳介绍,公安民警通过对事发现场仔细勘查,对学生、老师等进行调查证实:2014年下半年,游某、龙某进入临澧县一中高一年级学习。两名学生入学后均感到学习压力过大,自身学习成绩与家长、自己的期望值落差较大。不堪学习压力后,两人产生了厌世情绪,相约自杀。

民警调查发现,9月21日晚自习时,游某和龙某相约分别写下了遗书。老师查寝熄灯后,龙某向一名同学透露了自杀的想法。在把事先写好的遗书给同学看后,游某和龙某走出宿舍,坐到5楼的宿舍走廊栏杆上。多名同学发现情况不对,劝他俩回宿舍睡觉。两人以“只是想在外面吹风”为由取得同学信任后,双双选择跳楼自杀。

公安民警在游某和龙某的床上发现两份遗书。通过现场勘查以及尸表检验,公安机关确认死者游某和龙某系高坠性伤导致死亡,排除他杀可能。综合相关证据,结论为这两名中学生系跳楼自杀死亡。